out of control cover test-02.jpg

 

文章標籤

祐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微量性描寫有

 

 

文章標籤

祐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暑假結束後宮城縣的天氣慢慢轉涼,還不到秋天的涼爽,但入夜之後穿著短袖能感受到相當舒適的溫度。月島吃過晚餐後沒有直接回到房間裡,而是坐在院子旁的屋簷廊下,發著待似地盯著草皮。明光好奇自己的弟弟怎麼難得地坐在庭院,探頭一看卻發現對方像個假人一般一動也不動,而他多年的觀察下來,推測出肯定有什麼心事困擾著才會這樣反常。

 

明光關心地上前問:「螢。」在月島身旁的位置坐下。他的弟弟已經大到不論站著還是坐著都比自己高了。

「……哥哥。」月島喚了聲哥哥以示回應。

文章標籤

祐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有些呆滯地盯著桌上的課本和筆記簿,老師講課的聲音變成一塊塊碎片般的耳語在耳邊溜過,他剛剛寫到一半的筆記不曉得什麼時候中斷,已經落後了好大一段,這下子只能和月島借筆記來抄了。

他這陣子實在太常恍神,明明不斷提醒自己要集中精神專注眼前,卻又會沒由來地腦中一片空白,頓時無法思考任何事情,他很難形容這股空虛感是什麼感覺,但很清楚從何生成,只要一出現便會暫時性地奪走呼吸。

下課鐘聲響了不知道多久,直到月島來到他的位置,敲了敲山口的桌面:「要換教室了。」山口這才像是被點醒一樣,慌忙地整理桌面,收拾下一堂需要的物品,而月島似乎沒打算等他,帶著自己的課本先行離去。見月島走出教室,山口連忙從書包拿了下一節課的課本與筆記,匆匆帶上鉛筆盒追上月島。

「阿月!」他小跑步地來到月島身後:「抱歉,晚點可以跟你借數學的筆記嗎?」

文章標籤

祐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 

看完電影的周末隔天便是上學日,自昨晚起就無法專心做任何事,他滿腦子思考的都是明天起要拿什麼臉來面對月島,月島會和以前一樣用者不冷不熱的態度跟他相處,還是會無視他作為冷戰手段?他們應該還在交往吧?

忐忑不安地思慮了一整晚,好不容易在比凌晨接近天亮的時候入了眠,卻夢見了月島。夢裡的月島有了其他的交往對象,是一個很有氣質、相貌文靜的女孩子,站在月島旁邊,兩人看起來十分登對。山口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只能在一旁看著,什麼也做不了,他連出口叫聲阿月都辦不到,彷彿只是一顆攝影鏡頭。

月島和他的女朋友有說有笑,是即使與他認識這麼久也不曾出現過,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,山口從來沒有在月島臉上看過那樣的表情,雖然只是一場夢,山口卻不由得任憑一股失落感侵占著腦袋。

文章標籤

祐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  一整天行程結束之盡已是傍晚時分,影山、日向和谷地三人都是搭電車到市區,於是在公車站牌便和另外兩人分道揚鑣。山口微笑著和其他三人揮手道別,月島則是朝他們的方向看了一眼便沒有多作表示,雖然禮儀上這樣確實不大禮貌,但大家都了解這就是月島的正常狀態,並沒有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 「今天玩得很開心呢。」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收回笑容的山口說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「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 「阿月,玩得還愉快嗎?」

文章標籤

祐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其實並沒有經過很多時間,在看見兩人從店門口走進來後,月島心裡浮現的想法還是:「這兩個人終於來了。」

一邊氣氛愉快地談笑風生一邊踏進店裡,正當山口打算拿起手機撥號時,月島先一步來到他們面前。

「阿月!」

月島什麼表情都沒有,一瞬間他的腦袋閃瞬過好多個開場詞句。「你們好慢啊。」、「剛剛都在做什麼?」、「等你們等好久。」只是到了最後他什麼也沒說,因為很快地山口便轉頭和谷地道:「谷地同學沒逛過運動用品店吧?要看看嗎?」

文章標籤

祐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 第二次集訓結束的幾天後,日向很興奮地和山口聊起了最近要上映的哥吉拉電影,這兩人意外地不少方面的嗜好有某種程度的契合,在前導片剛發出來的第二天就討論著是不是要一起去影院,確切上映時間發佈以及最近大家的行程確定好後,他們就開始邀請其他人一同成行。

        意外地影山對哥吉拉也幾分興趣,經過日向的邀約後很爽快地答應。山口自然不可能忽略過月島,月島雖然猶豫影日兩人的存在,但他從小就喜歡哥吉拉系列的作品,加上山口的邀請,最終仍是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 比起影山,更意外的成員是入部還沒有很久的新經理,谷地。

        「谷地同學會看哥吉拉嗎?這禮拜日一年級要一起去,妳要加入我們嗎?」和谷地交流十分要好的日向在練習時的休息時段問著。谷地回答時的模樣不像是不好拒絕的為難,似乎真的對這部電影也有興趣。

文章標籤

祐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阿月想考哪一間呢?」

        初中要畢業時,山口隨意地問著,但那也是他選擇志願的重要依據,可以的話,不論如何都想和月島考上同一間。可若是月島選擇偏差值高的學校,就算上了山口也不一定畢得了業。不過那時的山口並沒有想那麼多,只想努力一點跟上月島的腳步,這樣繼續待在他的朋友身邊。

        還不知道呢。」月島漫不經心地答道,模擬考成績雖說稱不上頂尖,但絕對是可以傲視群人的分數,當時山口相信月島想選哪間好學校都不會有太大的阻礙。

        但不知怎的,山口卻認為月島心中早有個底,他的第一志願。

文章標籤

祐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 原本還期待著和上次的集訓比起來可以看到一點進步,如果說處罰次數減少是一種進步,烏野確實有所長進,但在酷熱的天氣裡全速衝刺爬坡,即使懲處的頻率比上一次要少了點,似乎沒有人對這部分有所感受,畢竟以處罰次數而言,他們仍是所有隊伍裡的冠軍。儘管這種成就他們一點也不想要。

        累積到了第三天的乳酸讓上坡衝刺顯得更加吃力,雖然總是有人好像沒有損耗過任何體力一樣地迅速跑到坡頂,但這一點也不會刺激月島有任何想要追上他人腳步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 憑著全隊最具優勢的腿長,才沒有每次都作為墊底的人選,偶爾也會跑在山口前面。不過通常是因為山口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維持速度才有辦法超越,要說這裡有誰保留了最多體力,大概就屬月島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山口在這趟爬坡跑完後趕緊到最近的洗手台,發現不對勁的月島隨後跟去查看。果然,山口又吐了。

文章標籤

祐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